北京积分落户意见发布 专家:预计指标很少

北京的户籍改革一直是全国关注的焦点,而今终于打开了一道窄门,允许在满足一定条件下,通过积分落户。这个条件不可谓不严苛,甚至对年龄也做了硬性规定。

目前看来,这项政策虽然打开了积分落户的门,但受制于北京2020年要将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的总目标,未来通过积分落户北京的人口肯定不会太多。

这个松紧的尺度仍然牢牢掌握在北京市政府手中,因为积分的分数线并非固定,而是由北京市政府每年发布。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导读

刚刚公布的北京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北京将严控人口数量,到2020年,北京常住人口总量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而2014年年底北京市常住人口已有2151.6万人。这意味着未来五年的落户指标会非常有限。

在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外地人落户北京终于迎来了一线希望。

12月10日下午,北京市法制办公布了两份地方政府规章的征求意见稿:《北京市居住证管理办法(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居住证》)和《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积分落户》),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这两份征求意见稿姗姗来迟。在一线城市中,广州、深圳和上海的类似积分落户政策早已在前两年落地,而北京至今才开始征求意见。

相比办理居住证去享受一定的基本公共服务而言,在北京积分落户依然是个“窄门”。

《积分落户》规定了基础指标(包括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住所、教育背景)和导向指标(包括职住区域、疏解行业就业、创新创业、专业技术职务、纳税、信用记录、守法记录)两大类,其中教育背景赋分最高。

在目前的政策设计里,并没有设置固定的落户分数线,而是每年由北京市政府根据年度人口调控情况,公布落户分数线。

“每年的落户指标非常有限,估计大半指标会分配了给可直接落户的单位,预留给积分落户的指标很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副研究员王列军分析。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在北京对人口实施严格总量控制的大背景下,对积分落户政策的实际效果,预计并不会太乐观。

与居住证挂钩的基本公共服务不明

虽然全国各地都在落实《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推进户籍改革,但北京市因为其作为首都的特殊地位,且近年来控制人口的目标并未实现,因此,北京居住证政策备受关注。

去年12月,国务院法制办发布了《居住证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今年10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居住证暂行条例(草案)》。

北京市的户籍改革也在此期间推进。今年3月12日,《2015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分工方案》提出出台居住证制度,研究制定积分落户政策, 完成时限是2015年12月底。

而今发布征求意见稿,正好是在规划的时限之内。

根据户籍制度改革意见精神,所谓居住证是持证人在居住地就业居住、作为常住人口享受基本公共服务和便利、申请登记常住户口的证明。

因此,《征求意见稿》规定了一个相对宽松的条件,即 “公民离开常住户口所在地,到其他设区的市级以上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符合有稳定就业、稳定住所、连续就读条件之一的,可以依照本办法的规定申领居住证”。

但是,北京在中央政策的基础上,新增了一个前提条件,即来京人员需办理暂住登记已满半年。《居住证》强调,来京人员申报暂住登记是法定义务申领居住证的前提。

“所谓暂住登记并不意味着去办暂住证,只是作为在北京居住半年的一个证明。”王列军分析,在全面推行居住证的背景下,暂住证已经没有必要存在。

值得关注的是,《居住证》并没有像《征求意见稿》那样详细规定持有者可以享受哪些基本公共服务、权利和便利,只是笼统地规定居住证持有人按照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享有相关公共服务和便利,具体办法由北京市市政府行政主管部门另行制定。

“《居住证》主要规定了居住证申领和管理这些程序,而没有固定居住证的持有者可以享受的基本公共服务,这也说明起草者只注重人口控制而忽视基本公共服务。”王列军分析。

积分落户申请人年龄不超过45岁

根据户籍制度改革意见精神,在无法实现直接落户的情况下,可以有条件地探索积分落户。

相比国务院的规定,北京市《积分落户》的条件要更高一些。

具体来说,申请人参加积分落户应同时具备五个下列条件:持有北京市居住证;年龄不超过45周岁;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7年及以上;符合北京市计划生育政策;无违法犯罪记录。

在增加的三个新条件中,“年龄不超过45岁”这一条最为引人关注。

“对年龄作出限制的原因,可能基于比较功利的目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44岁及以下为青年人。换句话说,45岁以下的青壮年劳动力,能为北京创造更多价值。”王列军分析。

在《积分落户》规定的两类(基础指标和导向指标)共10项指标中,教育背景指标的积分比重最高。

具体积分标准为:大学专科(含高职)9分,大学本科15分,硕士27分,博士39分。学历的认定以申请人获得的全日制最高学历为准,不累加。获得多个全日制硕士或博士学位的,在其最高学历得分基础上,每多获得1个硕士学位,加3分;每多获得1个博士学位,加6分。

根据《积分落户》,总积分为各项指标的累计得分。指标的具体认定标准在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中明确,实施细则由市有关部门另行制定。

王列军分析,北京积分落户的条件可能比广州、深圳和上海都要更为严格、苛刻。

预计积分落户的指标很少

尽管《积分落户》规定了申请者的条件和积分的指标体系,但是并没有规定积分落户的分数线。

《积分落户》提出,北京市政府根据年度人口调控情况,每年向社会公布落户分数线。

“如果不确定积分落户的基本分数线,这让很多北漂无法估算自己是否能够达到条件,缺少明确的政策预期。”一位在京务工的张先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

刚刚公布的北京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北京将严控人口数量,到2020年,北京常住人口总量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而2014年年底北京市常住人口已有2151.6万人。这意味着未来五年的落户指标会非常有限。

“目前北京有800多万流动人口,能够通过积分实现落户的凤毛麟角。” 中国人民大学新型城镇化协同创新中心公共政策平台首席专家叶裕民说。(编辑 谭翊飞)


中国第一拆,该谁失职谁买单

水岸银座是天津“最牛开发商”赵晋名下的房地产项目,如您所知,其父正是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对于在赵家“出事”之后似乎一夜之间才被发现的楼房问题,很多天津人疑惑着:如果不是赵家东窗事发,这楼会不会有今天的“中国第一拆”?


你看不惯还跟我一起上12306

普通用户的购票体验糟糕到什么地步前面已经说过,而其阻止“黄牛”的初衷也远未实现。也许可以说,这9个月期间,铁路部门进化得并没有比刷票公司更快,现在显出的较量结果,仍然是:(铁)道高一尺,(黄)牛高一丈。


都是为人民服务,干嘛摆臭脸

与其喊空洞口号,开空头支票,不如真正放低身段,承认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其他职业一样,仅仅是一份供我们养家糊口、找寻存在价值的工作,既不能高高在上也没有一味付出,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薪水,足矣。


马拉松是有史以来最无聊运动

人生其实到处马拉松,特别是在最难、最美、最重要的一些事情上。想不开的时候,跑步,还想不开,再多跑些,十公里不够,半马,半马不够,全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