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通”人员到案 这四类“朝阳群众”功不可没

原标题:媒体:"红通"人员到案 这四类"朝阳群众"功不可没

(法制晚报记者 李洪鹏 编辑 熊颖琪)5月9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刊发“百名红通人员”追逃纪实(三):《海外不是家 更不是避罪天堂》一文。文中详尽披露了“百名红通人员”之一——陈祎娟的劝返过程。

观海解局记者梳理发现,在海外追逃的工作中,除了和陈祎娟一样通过组织和家庭感化,自己主动投案外,还有不少要归功于海外的“朝阳群众”。

许多“红通”嫌犯在出逃前就已为自己铺好后路,以移民、永居等方式成为海外公民,“大隐隐于市”。谁来把他们挖出来,撕掉他们的“伪装”?当然要靠海外“朝阳群众”了。

海外追逃 靠亲友也靠“朝阳群众”

2015年4月22日,按照“天网”行动统一部署,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这是我国首次如此集中地公布外逃贪官的信息,在国际刑警组织近百年的历史上,这也是第一次。

中纪委驻中国社科院纪检组副组长高波表示,公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是我国高压反腐再加码、追赃追逃再升级的重要举措。

陈祎娟陈祎娟

在海外追逃的过程中,办案人员对部分“红通”人员状况的了解及最终抓获得益于其家庭成员的合作。在陈祎娟一案中,办案人员调动其亲戚、朋友及重要关系人积极“走出去”,确定其丈夫权明富为劝返第一人选。为了规劝妻子早日回国投案自首,权明富配合办案人员录制劝返视频,并写了规劝信,其律师也充分支持办案人员工作,并与陈祎娟表姐奔赴英国做劝返工作。

据媒体统计,目前已到案的40名“红通人员”中,有25人是因为劝返而回国投案自首的。

除了通过组织和家庭感化外,还有不少“红通人员”的落网要归功于海外的“朝阳群众”,他们是邻居、同事、媒体,直至华人社团。

“朝阳群众”之一:华文媒体

在中国公布“红色通缉令”名单一周年之际,潜逃在外的百名嫌犯有26人归案。2016年4月28日的《人民日报》曾刊文称,“红通”嫌犯归案,海外华侨华人和华文媒体无疑发挥了“朝阳群众”的作用。

观海解局记者梳理发现,正是因为华文媒体的不断监督与曝光,促成多名重点“红通”早日落网。

据中新社报道,美国《侨报》、《世界日报》等华文媒体一直跟踪报道“红通”头号嫌犯杨秀珠一案,并采写《嫌犯杨秀珠通过亲属在纽约购买多处房产》等文章,在舆论上给“红通”嫌犯施压;泰国《星暹日报》梳理了“红通”名单中可能潜逃至泰国的人员,在报纸微信版发出协助举报呼吁;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华文媒体记者千方百计找寻“红通”嫌犯的身影,让潜逃者浮出水面。

据悉,除美国外,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也是不少外逃人员的选择地。泰国《星暹日报》曾特地把“百名红通”名单中可能潜逃至泰国的人员进行了专门统计,一共列出11名嫌疑人,并在报纸的微信版发出了协助举报呼吁。

贺俭贺俭

除此之外,媒体记者还当起了侦探。加拿大《星岛日报》记者在获得“红通”逃犯秦皇岛港方大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经理贺俭在温哥华的联系方式后致电对方,让贺俭极为震惊。

胡玉兴胡玉兴

澳大利亚华文媒体也挖出“红通”嫌犯胡玉兴正隐居珀斯变身“宅男”,更爆出媒体记者在接触胡玉兴并表露身份后被打的猛料,引发舆论关注。

“朝阳群众”之二:华人华侨

自百人“红通”名单公布后,华人华侨积极提供线索,成为追逃“朝阳群众”队伍中的重要一支。

据《人民日报》报道,在追逃过程中,浙江省发挥海外华侨多的优势,请华侨华人协助寻找外逃人员下落。山东省争取海外华侨华人社团和侨领的支持,挤压外逃人员境外生存空间,迫使他们回国投案。

现在逃匿在美的贪官及其亲属大多行事极为低调,不参与社区活动,也避免接触华社。纽约布鲁克林亚联总会会长陈善庄指出,以前在华社饭桌上,还能听到国内个别人炫耀以权谋私,而现在这种情况已几乎不见。

海内外反贪专业人士指出,未来中国的国际追逃,不仅要注重官方外交渠道的力量,也要充分发挥民间的力量,尤其是侨界的力量。

“朝阳群众”之三:邻居

为进一步向外逃“红通”人员施压,促成其早日到案,中国中央追逃办上月底公布仍然在逃的60名“百名红通人员”中的22名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后,引发新西兰媒体和民众迅速行动。《新西兰先驱报》5月4日称,有新西兰热心民众提供了外逃贪官陈兴铭的住址信息。

陈兴铭陈兴铭

陈兴铭是中国电力公司战略研究与规划部原主任,涉嫌挪用公款,他名列“红通”名单第十八位、外逃人员藏匿名单第五位。《新西兰先驱报》称,中国公布的陈兴铭藏匿地址位于奥克兰半月湾指南针点路,但该报的调查显示,他不住在那个区域。有奥克兰居民提供信息称,陈兴铭近期住在奥克兰郊外的富人区。陈兴铭住宅附近的居民认出他的照片,并指认了他的房子。不过陈兴铭现已不在这所房子中。

2016年1月1日,外逃6年的“百名红通”10号嫌犯裴健强归案。2016年1月1日,外逃6年的“百名红通”10号嫌犯裴健强归案。

类似的“朝阳群众”不仅在国外,也在国内。在警方2015年的摸排工作中,北京西城区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称裴健强在非洲西部国家几内亚。北京市追逃办、市区检察院经研判核实,确定裴健强藏身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市,经营一家洗浴中心,有涉黑背景。

经过外交部、公安部、我国驻几内亚大使馆等多部门的全力合作,2015年12月25日,裴健强被几内亚警方抓获归案,12月30日其被移交给中方追逃小组押解回国。

“朝阳群众”之四:公司高管

据中纪委官方网站消息,北京市追逃办缉捕“百名红通人员”孙新纪实显示,追逃小组主动出击寻找嫌疑人行踪。

2015年5月下旬,就在追逃陷入僵局时,柬埔寨一家公司负责人称前两个月曾招聘过一名会计,姓名正是孙新的化名“王松”。而孙新外逃前就曾从事出纳工作,这一职位也与他的专业技能十分匹配。

在获悉这一重要消息后,追逃小组的同志们马上与公司华人主管取得联系,并请负责人到追逃小组驻地辨认嫌疑人照片。

2015年6月8日,孙新被押解回国。2015年6月8日,孙新被押解回国。

“清楚地记得,当时屋外下着倾盆大雨。”对辨认当天的情景,追逃小组一位成员记忆犹新,“通过辨认照片,我们确认‘王松’正是嫌疑人孙新,招聘负责人的电话也正是此前排查孙新通话记录时发现的一个号码。”

通过做工作,负责人答应配合专案组的工作。经过紧张有序的准备,当天晚上趁着夜色,中方与柬方执法部门联合出击,前往抓捕现场,当柬方执法人员和专案组成员突然出现在孙新面前时,他感到十分诧异。

“红通”追逃 侨界显神通

今年4月27日,中央追逃办首次发布“百名红通”在逃人员藏匿线索。公告也呼吁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在逃人员线索,积极举报新逃人员;呼吁广大华人华侨和国际友人认清这些腐败分子的真实面目,让他们无处藏身;呼吁有关国家支持中国反腐败行动;并正告在逃涉嫌犯罪人员尽快回国投案自首。

有关专家分析指出,藏匿线索的公开,将国内外社会力量形成合力,为追逃追赃工作再“加码”。

针对动员全社会共同追击“红通”人员,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指出,中国的追逃追赃工作不仅需要国内努力,也离不开国际社会的支持。

泰国泰中法学会会长刘华源也曾指出,中国的国际追逃不仅要注重官方外交渠道的力量,也可以更多地发挥民间的力量。

如今,中国加强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框架下的双边、多边协作,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建立了反腐败执法合作机制。

正如中新网文章所说,高调奢华也好、低调隐身也罢,随着中国反贪追逃力度加大,也随着海外主流社会与华人社会的支持追逃力度提升,贪官们的“外逃梦”也只能是“看上去很美”,终将难逃被追缉的命运。

陈兴铭外逃新西兰 当地“朝阳群众”指认其住所

“新西兰 朝阳群众 发力了”,中国中央追逃办上月底公布仍然在逃的60名“百名红通人员”中的22名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后,引发新西兰媒体和民众迅速行动。《新西兰先驱报》4日称,有新西兰热心民众提供了外逃贪官陈兴铭的住址信息。

来源:法制晚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