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主席回应红色身份:哪个不是在红旗下成长

昨日,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左)请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回答记者提出的暴恐案件问题。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
昨日,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左)请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回答记者提出的暴恐案件问题。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

新京报讯 (首席记者关庆丰) 昨日上午,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新疆代表团举行开放日活动。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说,有极端分子出国参加IS极端组织后回疆参与策划暴恐活动。对于“越打越恐”的说法,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表示,暴恐案件只会越来越少,不会越来越多。

公安牺牲率是内地5.4倍

张春贤透露,有极端分子参加“伊斯兰国”(IS)组织,在最近破获的暴恐案件中,有被捕人员是从叙利亚参战回来,回新疆参与策划暴力恐怖活动。各国越来越认识到IS组织的危害性,并采取措施来遏制极端势力。新疆也会在中央领导下,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关于新疆的维稳形势,张春贤称,在一些原教旨主义盛行的大背景下,新疆存量问题有文化、历史以及极端势力等各种原因,解决好存量需要较长时间。

张春贤说,新疆是在为全国稳定做贡献,如新疆一位代表所言“新疆付出了极大代价”。新疆公安干警的牺牲率是内地公安干警的5.4倍;2014年,新疆基层干部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有230多人,大大超过内地平均数;新疆的烈士占全国的1/3。

南疆总体大局可控、安全

开放日上,新京报记者问,新疆发生的大多数暴恐事件地点都在南疆,目前新疆稳定形势如何?南疆安全不安全?

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车俊说,新疆的暴力恐怖案件,95%都是提前发现、提前打掉的。除了专门侦查机关发现的之外,相当一部分信息由人民群众尤其是暴恐分子的亲属和邻居给我们提供,可见,暴恐是新疆各族人民的敌人,是得不到群众的拥护的。

车俊说,新疆犯罪分子占总人口极少,南疆总体大局可控、安全。“我们也邀请记者们去南疆看一看走一走。”他说。

暴恐案件不会越来越多

针对新疆是否陷入暴恐案件“越打越恐”的情况,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说,通过依法打击暴恐活动,新疆社会大局处在完全可控的状态。

他说,很多暴恐案件在萌芽状态、运动阶段得到遏制,个别非常顽固的极端分子狗急跳墙,可能提前爆发。但相信暴恐案件只会越来越少,不会越来越多。

雪克来提·扎克尔说,新疆暴恐案件频发高发,当前正处在社会维稳的“三期叠加”时期(暴力恐怖活动的活跃期、反分裂斗争的激烈期、干预治疗阵痛期)。

他说,去年新疆用一年时间开展了“依法严厉打击暴恐活动”专项行动。得到了新疆各族民众支持,甚至暴恐分子家属也积极配合,参与暴恐活动的协同分子也感觉到对不起父母。目前,新疆严打已经初见成效。

现场

雪克来提·扎克尔回应“红色身份”

今年年初的省部级官员调整中,时任新疆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雪克来提·扎克尔,转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主席。据新京报记者观察,由人大转到政府任一把手的情况,近年来在全国并不多见。

据公开报道,雪克来提·扎克尔的父亲阿不都拉·扎克洛夫,早年在苏联留学,归国后组建伊犁地区第一个马列主义学习小组;1949年成为中共在新疆发展的第一批15名少数民族党员之一。1959年后,担任自治区副主席。

开放日上,有记者问雪克来提·扎克尔:从全国人大回到新疆人大,仅仅一年,又担任自治区主席,外界有人认为或与您的红色背景有关,对此您有什么回应?

他回答说,“我在多个岗位工作过,现在又来新疆政府工作,对政府工作我本人并不陌生,以前也有在乌鲁木齐等很多政府部门工作的经历,我想这也是选择我担任政府机关领导的一个重要原因。至于外界对我的评论,我觉得在座的都是红色后代,为什么这么说?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了,哪一个不是在红旗下成长、在新中国长大?哪一个不是受党的教育、培养?”

(原标题:“新疆暴恐案95%是提前打掉的”)

编辑:SN091


国企腐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

国企腐败程度之所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这是由国企的性质决定的。相对于民企私企而言,它的所有权是“国家”(全民的),它的负责人充其量是职业经理人。企业的兴衰存亡,对他们没有那么强的利害关系。


向富人征税的共识应尽早达成

其实,“向富人征税”的理念在法理上讲,符合权利义务统一的精神。美国思想家爱默生曾说,“税收与你获得的得益如影随形。”富人或者高收入者在这个体制中获得了高收益,应当向社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1千亿教育经费没花完说明什么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