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金代高官墓现神秘液体 或是700年前美酒

酒,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酒容易挥发,保存下来的不多。昨日,华商报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去年在西安发现一金代高官墓,陪葬品梅瓶里发现了神秘液体,专家推测可能是700多年前的金代美酒。

考古发现墓主人系火葬

2014年年初,在西影路附近一处工地,发现了几块有些年代的砖,工地负责人随后向文物部门报告。考古专家赶到后,发现这是一座未经盗窃的金代古墓。据专家介绍,在我省其他地方此前也发现过金代墓葬,但在西安发现金代墓的数量极少,所以十分罕见。

省考古研究院考古专家于春雷昨日告诉华商报记者,虽然这座古墓没被盗,但是却颇为简单,单室墓,墓室长1.8米、宽1.3米,墓室内有瓷器、陶缶、梅瓶、砚台、灯、铜钱、玉器等30余件器物。墓室内有一大型放置骨灰的盒子,长约70厘米,宽约60厘米。据专家介绍,当时火化的人员有:因某种信仰如拜火教的人员,还有一些非正常死亡的人等。

墓主人是高官但选择了薄葬

那么,墓主人是谁?该墓葬没有出土墓志铭,专家根据出土的买地券判断出,墓葬主人叫李居柔,是当时陕西东路转运使兼六部尚书,属于金代陕西地方最高行政长官。

作为当地的最高行政长官,该墓葬却显得颇为寒酸,只有30多件器物陪葬。于春雷解释,因为当时处于金代灭亡的前几年,战局动乱,李居柔虽身为一地长官,也与其他人一样选择“薄葬”,也许是没有能力或者时间来厚葬,出土器物中,瓷器有钧窑、耀州窑,品相还不错。

该墓葬是否是常见的夫妻合葬墓呢?于春雷说,根据骨灰盒来看,该墓在最初修建时,应该是夫妻合葬墓,骨灰盒放的位置在一侧,旁边留有一骨灰盒的位置。可能是蒙古将金灭亡后,李居柔的夫人逃亡了。

神秘液体或是700多年前美酒

在出土的器物中,考古专家还发现了一些食物。于春雷说,在陶缶中发现的食物有的是当时的小米,有的是面食,目前已送到有关机构进行检测。墓室里还发现了陕西人独特的“像盆子一样的陕西大碗”,是漆木碗,刷有红色的漆,上面有花纹,十分少见。

据介绍,出土的2个瘦高黑釉梅瓶,口还是封着的,里面都有半瓶液体。专家发现,液体透明,里面有一些混浊物和杂质,已闻不出味道。梅瓶约有四十多厘米高,直径在五六厘米。梅瓶是古代的一种盛酒的器具,推测里边的液体应是当时的酒。于春雷说,目前他们已将样本送去检测,结果还没出来。

史书记载,金国在公元1234年灭亡。该古墓在金灭亡前几年,买地券的纪年显示是在公元1226年,距今700多年。如果确认是金代美酒,距今至少有700多年的历史了。那么,为何700多年还没有挥发呢?专家分析,是装有酒水的器物密闭性较好。

造酒历史在中国十分久远,史书中对酒的记载也十分多。2003年和2012年,我省考古人员分别在西安市城北和宝鸡石鼓山西周墓地,发掘出了西汉美酒和西周时期装有酒水的酒器,其中考古专家在清理一件酒器——青铜卣的过程中意外发现其内盛有液体,专家推测在酒器密封很好的情况下液体可能是保存下来的酒。

下一步,通过检测,专家想弄明白液体成分是什么,是不是金代美酒。

华商报记者 周艳涛

编辑:SN123


每个落马者都曾“过关斩将”

这些老同事,都曾经是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的为人民服务的好手。可惜,“煤老板的疯狂,利益的诱惑,险恶的环境”,让这些人最终败走麦城。这种惋惜之情,很有人情味,比单纯的嘲讽这些贪官“立场不坚定”,更为真实。


普京消失,世界忙“寻亲”

在目前俄罗斯面对西方制裁、经济遭受巨大考验的时刻,普京确实不能倒下,即使是普京休息了这么几天,俄总统府都一直在忙不迭地打掩护,却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普京说一句:兄弟慢慢来,越老越要补啊!


“开裆裤官员”

他改年龄不是为了提拔或多当几年官,而是为了找个年轻的老婆。那个与他骑马戴红花的女人归西后,他看了几个女人都嫌他年龄大了,于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档案上的年龄改了,顺利地找上了一位年轻的女人做老婆。


“下狗屎也要做操”很丑恶

广西玉林容县容州镇第一中学让数百学生冒雨做操表演,现场领导则打着伞观看。一名学生向记者透露,学校一周前就通知称,玉林市会有很多大领导来视察。“那天下午领导来了,学校说,就算下狗屎也要做操,更别说下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