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吏”肖天的“近亲繁殖”术

2015年6月25日上午,在位于北京东城的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大楼2楼会议室的一个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接到一个电话。他起身离开,再未回来。

几乎同一时间,在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国家体育总局自剑中心办公楼209房间,正在办公的肖天之妻田桦,有数位身着便装的人来访。田桦被他们带走,她办公桌上的书本、茶杯等物品,至今未能等回主人。

追溯至今年4月,两辆小车开进自剑中心办公区,将自剑中心副主任沈利红带走。沈利红是肖天的旧部,也是田桦的上级。

悬念未持续多久。在肖天夫妇被带走3个多小时后,中纪委监察部官网一锤定音:肖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7月16日,肖天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职务被免。

自剑中心相关人士对无界新闻确认,田桦和沈利红均涉肖天一案,目前正在协助调查。

肖天之子肖阳的近况亦不明朗。他自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离职之后,在个人Facebook页面上注明的就职信息是弘毅投资VP。不过,7月15日,无界新闻向弘毅投资公关人士去电并发送短信,对方未予理会。

围绕肖天这位体坛“首虎”,不仅有亲属裙带,更有是非功过,以及中国体育系统饱受争议的利益纠葛。

妻子的工作,儿子的生意

2012年8月,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发布公示,“为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田桦于当年7月调入北京。她是投靠其丈夫、国家体育总局前副局长肖天。

田桦比肖天年轻十多岁,是肖天的第二任妻子。她在调入国家体育总局之后,先任职中马国际马术运动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隶属于国家体育总局自剑中心,主要从事马术赛事运营、马文化传播等业务。

去年上半年,自剑中心举行公开竞聘,田桦任职自剑中心马术部副主任,级别副处。

至于田桦2012年之前的个人信息,无界新闻向自剑中心人事部去电咨询,后者明确表示不愿透露。即便是与田桦同在马术部共事的工作人员,也只能给出“她好像来自辽宁”这样的答案。

“她来马术部任职,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而是领导班子集体决定的。”对于田桦的个人能力,她在马术部的一位同事欲言又止,“田桦不懂马术,专业领域之外的综合素质还行,平时负责一些协调工作,比如组织培训,安排会议等等。”

由于肖天的存在,田桦在自剑中心地位不低。她此前在自剑中心办公楼一楼独享一间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虽说她是马术部的副职,但办公室面积比马术部一把手还多出五六个平方米。”她的同事说,直至今年三四月份,自剑中心整合办公资源,田桦才搬到二楼209房间,与他人共用一间办公室。

不管是自剑中心,还是马术部,都与肖天联系密切。肖天早年任职自剑中心主任,目前仍身兼中国马术协会主席。早前被带走的沈利红则身兼中国马术协会副主席。

而今,自剑中心马术部被总局内部人士认为是肖天被查的动因之一。

据《体坛周报》报道,因为马术目前在国内尚属冷门项目,想发展便需要借助企业力量,沈利红又很想在马术圈内做出点名堂,有些赛事的立项审批就可能存在一些灰色地带,而她会找机会邀请肖天、田桦出席一些赛事的开幕式等,涉嫌以劳务费的名义进行利益输送,金额达到几十万元。

自剑中心马术部相关人士对无界新闻表示:“就我个人了解的情况,马术部在操作各类马术比赛项目时,包括企业赞助等合同都经过了专业律师的审核通过,不存在利益输送等司法问题。”同时他说,“合同之外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无界新闻亦向自剑中心主任王伟去电请求置评,其以“不清楚、目前人在国外”为由拒绝采访。

除却妻子,肖天的儿子肖阳同样饱受争议。

无界新闻此前对肖阳有过独家报道。这位早年留学美国南卫理公会大学的“官二代”不仅是NBA发展联盟球队德克萨斯传奇队的四位老板之一,同时还曾任职于耐克集团和北美排名第五的篮球经纪公司Wasserman Media GrouP。他还是一家体育数字内容提供商ReachMedia的联合创始人,Reach Media为中国多家媒体平台提供广告代理服务。

另外,肖阳还曾在Ticketmaster中国分公司任Business Development/Government Relations(商业运营与政府公关)部门负责人。Ticketmaster在美国赛会票务代理销售领域呈垄断者态势,这家公司在2006年取得北京奥运会独家票务服务合同,当时肖天正在参与北京奥运会的组织工作。

接近国家体育总局的消息人士确认,Ticketmaster彼时在中国成立了北京歌华特玛捷票务有限公司,“当时北京奥运会的门票全是这家公司卖的,肖天的儿子在这家公司工作也是总局公开的秘密。”

中纪委巡视组曾用“近亲繁殖”一词,形容领导干部利用公权为亲友谋取私利。这位消息人士认为该词同样适用于肖天。与此同时他也表示,肖天不是孤例,“安排亲友在总局任职,帮亲友搞点项目赚钱,这在总局内部算是普遍现象。”

是非肖天以及身后的体坛灰幕

不过,肖天的个人能力一直广受认可。

“在总局内部众多部级领导当中,肖天的思想层次确实算非常高的。”一位与之有过十多年接触的体育界人士介绍:“大多数总局的领导都是运动员出身,大老粗比较多,讲话都很直白,肖天却能把讲话上升到哲学高度。”

由击剑运动员出身的肖天,早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后在中央党校取得哲学专业研究生学历,称得上是总局少有的学者型、理论型官员。

2009年9月28日,肖天在新中国体育60年理论研讨会上的致辞即是一例:“在体育工作中,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是树立科学的体育价值观和发展观,正确认识体育发展现实,正确认识体育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探索、掌握体育发展规律的有力武器和坚实基础……有些教练员和运动员对自己的经历及经验只停留在比赛得失上,难以上升到理性思维的境界……”

肖天的业务能力同样有口皆碑。

他在担任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期间,带领中国代表团取得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少为人知的是他当时在队员心理干预上的成效卓然。

“大杨扬(短道速滑名将)在长野冬奥会上本该取得零的突破,但她的心理素质一直是硬伤。四年后的盐湖城冬奥会,大杨扬上来就在最有希望夺金的1500米项目上发挥失利。比赛结束之后,肖天组织了短道队的教练和队员一块,挨个向大杨扬开炮,当时把大杨扬骂懵了,不过总算帮她卸掉了的心理包袱,后来才有了她的两块金牌以及中国冬奥金牌零的突破。”彼时的亲历者对肖天的管理能力颇为赞赏。

同时,因为分管竞技体育项目,对奥运会、全运会拥有很大的话语权,肖天被认为在总局内部“很难独善其身”。

上述与肖天有过十多年接触的人士透露,十八大之前,每年春节前后,位于国家体育总局对面的天坛饭店的房价都要翻番,而且一房难求。“就像地方政府每到春节都要进京拜访一些重要的国家部委一样,地方体育局的领导也不例外,毕竟全运会、奥运会金牌,都是决定他们日后晋升的命根子。这些人来到北京,大多住在天坛饭店。举个例子,有些中国夺金优势明显的奥运会项目,排名靠前的队员谁去谁能拿金牌,地方体育局肯定希望自己的队员上场。所以,到了春节,一些优势项目的中心主任和分管领导,就成了地方体育局重点的公关对象。”

此前,2014年7月28日至9月3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体育总局进行巡视。今年1月,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整改意见中写道:“对巡视组移交的反映在举办第12届辽宁全运会期间,为争金牌,向个别官员和裁判行贿的有关问题线索,总局党组积极支持驻总局纪检组监察局组织力量依规依法进行立案调查。并要求对案件背后的行风行纪问题进行深入调查。”

无界新闻了解到,这一线索至少涉及前体育总局游泳管理中心花游部主任俞丽,后者涉嫌收受辽宁方面的不正当贿赂、操作比赛,于去年被相关部门带走,同时被查的还包括辽宁省体育局的个别领导。

如今回眸第12届全运会,彼时担任组委会副主任的肖天,曾在回应外界质疑时表示:“别全运会一出问题就质疑体制,甚至提出取消全运会,在实际工作中,(分析问题)必须要结合我们的实际国情。”

五年来体育界落马官员不完全统计:

宋继新: 吉林省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2015年5月被带走接受组织调查。

佟景春:吉林省体育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与宋继新一起被带走调查。

张雄:南京体育学院院长,前游泳金牌教练,被传涉及全运会奖金分配问题,2015年4月底被带走协助调查。

俞丽:前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花游部部长,被传涉嫌“通过操纵比赛,收受不正当贿赂”。2014年11月被带走调查。

吴书太:原河南安阳市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2014年9月被带走调查。

赵磊:前国家体育总局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因收受贿赂于2011年10月被查获归案。

南勇:原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有“铁血南勇”之称。2010年3月,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被依法批捕。

谢亚龙:前中国足协副主席、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体产业公司董事长,2010年9月3日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杨一民:前中国足协副主席,2010年3月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被依法批捕。

李冬生:前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因涉嫌足坛贿赂赌博案于2010年9月被立案侦查;10月被逮捕。

(原标题:调查局|“能吏”肖天的“近亲繁殖”术)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送外卖为何成大学生创业首选

中国的服务业之所以总体而言发展滞后,主要还是因为存在着一系列的体制机制桎梏,譬如金融、电信、邮政等部门的垄断或准垄断问题,如果能尽快破解,“最大限度‘松绑’服务业”,那么,中国大多数学生心目中的创业首选,就绝不会是“送外卖”了。


中国人为何去韩国考驾照?

虽然“漂洋过海学驾照”并回国内换证的行为不应该得到鼓励,但在法不禁止即为自由的法理精神下,在国内驾考市场严重不规范,学费偏高、通过率低、拖延时间长的语境里,相信距离韩国较近的整个华东和华北地区仍然将会普遍存在赴韩考驾照的现象。


代课教师为何不能同工同酬

无法在划入编制,可能与国家政策有关,可是,就是没有编制,也不能不保障这些没有“教师”编制、身份,却干着教师的活的人员的薪酬待遇。这是明显侵犯这些“教师”的合法权利,当地政府实际上是以编制为借口,想廉价使用这批人员,完成当地的教育任务。


万里远去,江山依然

如果将时间拉长,用更历史的眼光去看待历史上的人和事,去看100年前,1000年前,2000年前的人和事,“将属于你的完全归还给你”的伟大的人物,至今还没有出现。因为,行驶在胡同里的那辆车,还在以以撞了左墙撞右墙的方式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